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关注未成年人文身 莫让一时兴起“悔”一生

关注未成年人文身 莫让一时兴起“悔”一生

要闻

  天津北方网讯:“年少时为了耍酷,跟风在胳膊上文了图案,没想到现在给自己带来这么多麻烦。”男青年小刘痛苦地说,自己想考公务员,但岗位要求不能有文身,于是他赶紧去医院清洗,因为文身面积大,这都一年多了,还没有完全洗掉,至今已经花了几万元的清洗费,真是悔不当初。

  近日,国务院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未成年人文身治理工作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明确规定“任何企业、组织和个人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不得胁迫、引诱、教唆未成年人文身”,并专门针对各相关部门和单位提出系列工作举措。《办法》的出台引发了广泛关注。国家为何要明令禁止为未成年人文身?我市的文身店是否按照要求不再为未成年人提供服务?文身对未成年人究竟有何生理和心理方面的危害……针对这些市民比较关注的问题,记者进行了采访调查。

  记者调查

  为何要禁止为未成年人文身?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文身出现了“低龄化”现象。文身看似只是人们的个性化选择,但对未成年人来说,因为心智不成熟,常常因为耍酷、好玩儿,一时冲动之下文身。文身过程不仅痛苦,而且对未成年人身体带来伤害,对心理造成不良影响,还会引发一连串的“后遗症”,影响其成年后的就业和生活。

  近年来,社会各界非常关注未成年人文身问题,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多次提出建议和提案,不少专家学者也站出来呼吁加强未成年人文身治理工作。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海南省等地区以地方立法、人大决议、部门联合发文等方式明确禁止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一些地方的人民检察机关启动针对给未成年人文身的行政公益诉讼。可以说,从国家层面出台法律法规来加强未成年人文身治理是大势所趋,也是人心所向。

  《办法》出台后,有家长针对其中的具体规定提出一些疑问:在文身行为上是否应完全不考虑未成年人的主观意愿?未成年人取得父母许可后要求文身,是否能够被认可?父母经营文身店,可否给自己未成年子女文身?被文身的未成年人权益受到侵犯,是否也应当追究文身服务提供者的责任?对此,民政部儿童福利司近日回应称,未成年人是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人,文身已明显超出未成年人的理解和理性判断范围,应予以特殊保护、优先保护。

  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第17条规定,父母或其他监护人不得侵犯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因此即使父母同意也依然不能提供文身服务。父母自己经营的文身店也不能给自己的孩子文身。对文身服务提供者追究责任,要依据不同个案、根据有关办法及程序办理。

  由此看来,未成年人无法对文身行为做出理性判断,也无法承担文身后带来的一系列后果,因此为了维护未成年人的权益,必须从制度层面禁止为未成年人文身。

  政策出台

  多方合力治理未成年人文身乱象

  此次出台的《办法》明确,国家、社会、学校和家庭应当教育和帮助未成年人树立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充分认识文身可能产生的危害,增强自我保护的意识和能力,理性拒绝文身。

  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对未成年人产生文身动机和行为的,应当及时劝阻,不得放任未成年人文身。任何企业、组织和个人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不得胁迫、引诱、教唆未成年人文身。文身服务提供者应当在显著位置标明不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对难以判明是否是未成年人的,应当要求其出示身份证件。对文身服务提供者违反规定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的,有关部门依照有关规定予以处理;其他市场主体未依法取得营业执照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的,要依照《无证无照经营查处办法》等规定进行查处;对个人违反规定擅自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的,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办法》还强调,法院对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或者胁迫、引诱、教唆未成年人文身,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案件,应当依法审理。检察院对因文身导致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受到侵犯,相关组织和个人未代为提起诉讼的,可以督促、支持其提起诉讼;涉及公共利益的,有权提起公益诉讼。各相关部门要发挥部门优势,加强对未成年人文身治理的支持和配合,形成整体合力。

  各方反应

  坚决对未成年人文身说“不”

  我市文身店:已落实相关要求

  据了解,目前我市有近百家文身刺青店,价格根据文身的图案以及面积的大小来分,在几百至数千元不等。6月19日,记者来到和平区一家文身店咨询,店主称最简单是文名字,费用200元起。“15岁可以文身吗?”“不行,未成年人不能文身。”记者又走访了位于南开区、河北区、北辰区的几家文身店,都得到相同的答案。

  在记者走访的十几家文身刺青店,均在店门口或者店内明显位置张贴了“禁止未成年人文身”的提示。一位店主告诉记者,自从《未成年人文身治理工作办法》出台以来,有几个部门来店里检查并普及《办法》规定,要求必须在店内显著位置标明不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而且也说明一旦违规将受到严厉的处罚,“我们的顾客大部分都是成年人,没必要因小失大,把生意毁了。现在有顾客上门,如果长得年轻确实无法判断真实年龄大小,我们会要求对方出示身份证。”这位店主说,不光是怕违规被罚,给未成年人文身也有很多麻烦,万一皮肤敏感过敏,或者文身未经家长同意被发现了,家长找来理论也是麻烦事。

  《办法》出台家长一片叫好声

  对此次《办法》出台,家长们是一片叫好声。杨女士的儿子16岁,刚刚参加了中考,“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尚处于青春期,叛逆、不服家长管教。看到周围孩子有文身的,总是担心万一哪天他偷偷文身回来怎么办?现在有规定了,给孩子文身是违规的,家长会放心一些。”家长们认为,仅靠家长约束孩子文身力度不大,以法律规定形式,让家长、社会和各部门形成合力,对未成年人文身治理显然效果更好。

  那孩子们怎么看待《办法》规定呢?17岁的高中生小路告诉记者,身边也有同龄人文身,他觉得想文身还是等到成年参加工作以后,那个时候自己的事情可以理智处置,也能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未成年时文身,家长、老师和学校都要管,我们还是不做这些出格的事情为好。”小路说。

  医生提醒

  文身之痛伴随一生

  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皮肤性病科主任医师侯淑萍介绍,皮肤是人体的天然屏障,会排斥染料异物,文身易引发过敏性反应、异物肉芽肿反应甚至瘢痕增生。有的文身具有永久性,很难清洗和去除。“我们每年都要接诊近50名来洗文身的患者,其中不少都是年少时为求新奇,一时冲动去文身,长大后参军、找工作甚至找对象都受限,没有办法,来求助医生洗文身。”

  目前清洗文身主要是采用激光治疗手段,利用特殊激光将染料打碎,通过人体的代谢功能缓慢排出体外,而且一次激光治疗无法去除文身,有时需要做5次以上的激光治疗,最终也未必能做到完全没有痕迹,有的人甚至会留下瘢痕。

  另外,未成年人文身之痛或许会伴随一生,影响未来的就业与生活。根据最新版的《应征公民体格检查标准》规定,面颈部文身,着军队制式体能训练服其他裸露部位长径超过3厘米的文身,其他部位长径超过10厘米的文身,均视为体检不合格。文身不光对参军有影响,报考公务员时也受影响,对身体条件有特殊要求的公务员岗位,比如人民警察的录用体检中,如果有文身,也视为体检不合格。一些大型企业在招录人员时也都明确表示不能有文身。

  律师说法

  强有力的制度保障

  天津市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天津融耀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秀杰认为,虽然近年来未成年人文身问题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但是实际治理效果并不佳,其中一个根源性问题就是禁止未成年人文身和禁止给未成年人文身无法可依、无章可循。所以,《办法》出台对社会上存在的前述疑问给出了明确的回答──禁止未成年人文身和禁止给未成年人文身。

  《办法》为落实杜绝未成年人文身的相关工作提供了强有力的制度保障。《办法》是经中央宣传部、中央网信办、最高人民法院等多部委达成一致,最终经全国未成年人保护工作最高领导机构,即国务院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文的,《办法》的效力级别很高并且是全国性的。从具体内容而言,《办法》规定,各相关部门应当按照“谁审批、谁监管,谁主管、谁监管”的原则,健全工作机制,强化源头管控。从具体工作履职主体而言,《办法》规定了卫生健康部门、市场监管部门、商务部门、民政部门等多个行政部门和司法部门的具体职责,要求各相关部门应当履行职责,发挥部门优势,加强对未成年人文身治理的支持和配合,形成整体合力。由此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各地方、各部门也会陆续出台更多具体细化的法规或者规范性文件,从而改变文身行业中相关问题无人管、无法管的局面,进而强力推动禁止未成年人文身的具体工作。

  社会学者

  新规保护未成年人

  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王小波表示,伴随社会发展与观念开放,人们对文身有了越来越高的接受度,尤其是一些演艺界及体育界明星文身,使其在少年眼中成为“又潮又酷”的象征,一些“追风”少年为追求新异、张扬个性,或因遭受挫折后产生冲动而尝试文身。但是,由于未成年人的身心尚未成熟,仍处于成长发育阶段,文身对未成年人有百害而无一利。

  从身体方面看,由于文身是对皮肤与身体的侵入,容易造成过敏、感染或其他并发症,有的病症会在多年之后发生;另外,由于正规、高质量的文身师收费不菲,未成年人往往选择价格低廉的非正规店或新手文身师,这进一步增加了风险;一旦文身失败,想要重新洗掉则需付出金钱和身体疼痛的代价;即使文身成功也可能随身体发育导致文身变形或掉色,原本为追求美丽反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苦恼,悔之晚矣。

  从未成年人的心理发展看,文身是在身体上留下的长久印痕,一个人在未成年时所作出的选择,如将某些文字、图案,或者是恋爱对象的名字文在身体上,当时喜爱至极,但年龄增长、阅历增加、心智成熟后,一个人的审美趣味和信念追求都会发生很大转变,而文身却无法去除,文身者不得不和它们终日相伴,那时的精神痛苦可想而知。更不要提文身对于个人的职业发展,如参军、进入公务事业单位所带来的限制。因此,政府发文禁止未成年人文身,是对未成年人的有力保护。

  心理专家

  关注孩子情绪表达

  心理专家刘永良介绍,未成年人易跟风文身,从心理角度来看,一是他们的心理还处在发育和完善阶段,人格没有真正形成和固化,心理特征具有不稳定性、冲动性、易变化性,比较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为了凸显自己的与众不同,得到伙伴的认可或者共同文身能成为大家不断交流的话题而选择去文身。一些未成年人认为这样会凸显个性,成为热议的中心,得到的关注度高。二是因为未成年人身体急剧变化产生的成人心理与自身儿童心理两方面不断冲突,导致了未成年人情绪上的波动比较大,内心压抑也多,于是试图通过身体上的痛来转移内心的痛,释放压力。如果这些未成年人想得到改变,要从其内心出发,需要更有效表达情绪的方式,代替文身这样疼痛的方式。另外,未成年人进入青春叛逆期,对父母和权威的反抗加重了。老师和家长越不让做,就越要做,证明“你管不了我”“我可以”“我已经长大”“我自己做主”。如果反抗很严重,说明未成年人以前被父母管教太多,积累的情绪借着青春期都集中爆发出来。如果再强制压制,那以后可能在其他地方爆发,后果会更严重。

  想要改变这种情况,就需要先修复亲子关系,再处理其内心积累的情绪,进而缓解反抗的强度。例如有的未成年人非要文身,是因为其认为只有做出“出格”的行为,父母才会干涉。所以未成年人内心其实是认为被管也是一种被关注、被重视,这是他们内心的需要,建议家长平时多陪伴孩子,满足孩子被爱被关注的需要,孩子的叛逆行为自然会消失。(津云新闻编辑孙畅)

2022-07-20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