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青年人为何不愿负债了?

青年人为何不愿负债了?

要闻

青年人为何不愿负债了?

不少青年人觉得贷款变成了套在脖子上的“枷锁”,影响生活质量。 本报记者 高莹辉摄

天津北方网讯:“有房有车不算优质男士,有房有车且不负债才算优质男士。”如今,这样的标准在相亲圈里悄然流行。连续相亲多次、也被心仪的女孩拒绝多次的姜先生,在得知新的标准后慨叹道:“看来,我得提前把房贷还清了才能找到对象啊!”

事实上,姜先生最近也在盘算着,准备提前还掉一部分房贷。经过重新计算后,每个月的月供负担能减轻2000多元,利息总共要少付30多万元。和他一样,今年上半年以来,很多青年人在谋划着提前还贷,以减轻生活压力。

近期,金融部门公布了今年上半年的经济数据。其中显示,1月至6月我国住户存款增加了10.33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增加了近3万亿元,这意味着平均每个中国人在今年上半年多存了2000多元。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22年第二季度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报告显示,倾向于“更多储蓄”的居民占58.3%,比上季增加了3.6个百分点。

同期,居民的消费贷款和短期借贷规模在悄然缩小。6月末,我国消费贷款余额近9万亿元,已从2021年11月的高点9.38万亿元下降了4000多亿元;一年以上的消费贷增长则基本停滞。随着银保监会公布新的互联网贷款业务规范,消费贷款仍持续低迷。

越来越多的数据和信息显示,青年人正在改变对负债的态度。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人们把负债买房视为投资升值的渠道,那时候,负债被看做是投资的杠杆,可以以小搏大。然而,随着时间的拉长,很多青年人认识到,每月持续的现金流出,伤害了家庭的生活质量,贷款变成了套在脖子上的“枷锁”,也像背上了一座大山,再也不能自由而洒脱地生活。对待消费贷款和其他互联网贷款也是如此,年轻人“花明天的钱透支消费”,在即时享乐的道路上越陷越深,到最后幡然醒悟;他们认识到,合理消费、不盲目贷款才是未来生活的保障。

负债,从“奋斗动力”到“焦虑源头”

负债进入普通人的生活,从“美国老太太”的故事说起。20年前,有这样一则故事在市场上流传,一位美国老太太,用首付和月供的形式购买了大房子,从此以后,她每天都可以住在温馨的家里,享受着舒适的生活。而一位中国老太太省吃俭用,想用存下的钱买房子,等到钱存够了,结果身体衰老,买到房子却没有时间享受人生。

美国老太太的故事,在市场上流传,带给普通人的是观念的冲击。也就是说,普通人可以通过负债的形式获得资产,提前买到想要的房子。从此以后,购房使用贷款开始逐渐盛行,各大银行的个人房贷业务在整个贷款业务中的比例逐渐增加,到2022年4月,居民的家庭杠杆率也一路上行到了72%。

那么,普通人背上房贷之后,过上舒适惬意的生活了吗?

网友“熊沾沾”2017年用贷款买房,房贷100万元,月供5300元,还款期为30年。她的月收入仅为7000元,扣除月供后,每月供自己支配的钱仅有1700元。“我上大学的时候,父母给我的月生活费就到了1700元。真没想到,自己贷款买房后,我过得还不如以前。”她无奈地说。

自从背上了房贷,她的生活方式改变了很多,再也不敢大手大脚花钱了。她把外卖戒掉了,生活里从此没有“外卖”这个词汇,也从不回忆以前大吃大喝的经历了。从来不会逛菜市场的她,把菜市场里的特价菜摸得门儿清。

背上房贷之前,每天晚上她要刷一个小时的购物网站。自从买了房子,她特别害怕信用卡欠钱,因为担心还不上。以往她网购多、快递多,是小区门卫收发室的常客;现在她不常去取包裹了,保安大叔都觉得她眼生了。

娱乐活动方面,她也做到了绝对节俭,再也不购买视频网站的会员,不付费点播影视剧,不再去电影院。对她来说,最大的娱乐活动变成了看书和健身。她的活动范围和生活半径越来越小,不出门聚餐,不出门旅游,变成了宅家一族。

有很多朋友羡慕她,说买房后工作会更有动力,更有拼搏劲儿。然而,在“熊沾沾”看来,房贷现在成了她最大的压力和焦虑的来源,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本来期盼房价上涨,覆盖掉自己的债务。可是,几年过去,房价并未如预期那样上涨,她还了5年的房贷,其中大部分是利息,如果此时选择卖掉房子,她甚至要亏几十万元。一想到这里,她就更加焦虑了。

另一位网友“林园”,是2016年买房的。因为孩子上学需要,他在河西区买了一套90多平方米的学区房。首付款为60多万元,贷款90万元,月供将近5000元。当时,他的工资才6000元左右。每个月还完月供,手里就剩下1000元左右了,而他的妻子又是全职太太,没有收入。为了省钱还房贷,“林园”养成了很多节俭的习惯,“这些生活习惯已经不能用节俭来形容了,甚至有些抠门和卑微了。”他这样感慨道。

买房前,他一般中午会选择在公司附近的餐馆里吃饭;而自从买了房,为了省钱,他每天早上都会在家里把午饭做好,从家里带饭去公司。遇到时间紧张的时候,他就只能带两个馒头和咸菜,匆忙赶到公司。吃午饭的时候,他偷偷地找个没人的地方,快速吃完简单的饭菜,生怕慢一点被同事们看到。

为了每月省几百元的燃油费,“林园”放弃了开车,每天骑电动车上下班。有一次蹭同事的车上下班,下班的时候,同事有事不能送他到家,就把他放在了离家还有5公里的地方。5公里,本来可以坐公交车回家,但是为了省钱,在异常炎热的夏季,他还是选择步行走回家。

“林园”戒掉了烟、碳酸饮料,退出了视频网站会员,过上了精打细算的生活。他还买了理发的工具,自己给自己理发,一年省下了300多元。除了省钱,“林园”还想从事副业赚钱,为此,他在节假日做过各种兼职,如搬家公司的装卸员、菜鸟驿站的日结工、便利店的理货员。

在他看来,买房没有让生活更舒适自在,反而让他成了“房奴”。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他所在的行业和公司面临困难,很多同事遭遇降薪、裁员,还有同事主动离职。背着房贷的“林园”,不敢辞职,在公司里忍气吞声,过得唯唯诺诺,感觉又苦又累。

“我并没有享受到快乐,那些背负了房贷的同事们也是如此。在公司里,你看到一个人小心谨慎、卑微而又隐忍,两眼无光,那他一定是背负着房贷。”“林园”无奈地说。

消费贷款,暗藏陷阱让人厌烦

在互联网贷款快速扩张的时代,负债逐步渗透到年轻人的生活中。很多人会接到贷款推销电话,用手机上网会被推送贷款广告。在现实的消费场景里,年轻人租住公寓可以贷款,买车可以贷款,英语培训也可以贷款。任何一项大额消费,如果钱包里没有钱,马上就会有小贷机构和商业机构奉上一份合同,提供贷款供年轻人选择。

本市青年何哲文(化名),近期了解到政府部门出台汽车购置税减免政策,他想借此机会购买一辆出行代步的小排量汽车。让他感到意外的是,4S店导购一直劝他贷款买车,他想付全款,结果导购对他很冷淡。咨询一些业内人士,何先生了解到,如果客户贷款买车,导购会有较高的提成,而且,贷款买车会额外收取客户的融资服务费、信息费等,最终,这些都是商家的利润。

他的一位朋友曾经零首付贷款50万元购买了一辆豪华车,用于商业接待。然而,每个月近2万元的月供,让这位朋友颇为吃力。尤其是近两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这位朋友的餐饮和旅游生意一直未有起色,不到一年时间,这位朋友就想着转让手中的豪华车。最后一计算,折旧加上当初付出的服务费、信息费,总共搭进去近30万元。

当这辆背着贷款的豪华车找到接盘者时,何哲文的朋友才长舒了一口气,再也不用借钱度日了。这位朋友劝导何哲文:“买车一定不要攀比,不要因为虚荣心而贷款购买。否则,背上贷款,就很难再像以前潇洒生活了。”

事实上,让何哲文拒绝贷款买车的还有另外一段经历。在刚毕业、工作起步的那两年,他曾经租住过长租公寓,按月付房租。然而,在他签了合约、入住长租公寓仅两个月时,却被房屋主人赶走了。原来,他签订的是一份贷款合约,小贷机构已将全年的租金支付给了公寓运营机构,然而,公寓运营机构因暴雷而跑路,房屋主人也没有收到租金。结果,何哲文只得另找住处,还背上了一笔一年期的贷款。

一边还着贷款,一边还没享受到应得的服务,这样的事让何哲文感觉憋屈。他联合其他受害人一起去维权讨个公道。在维权群里,他发现消费信贷方面的漏洞很多,不少人不仅被长租公寓坑过,还被民营医疗机构、英语培训机构坑过。都是消费者在办理正常业务时被运营人员推销办理了消费贷款,不到两个月时间,商家不再提供服务,而贷款业务却仍在合约期内。

经过多次咨询律师和业内人士,再到金融监管部门、消费维权部门投诉,何哲文和朋友们中止了贷款合同,也追回了部分损失。然而,据他所知,有很多受害者并没有维权成功,有一批英语培训机构暴雷,商家转移了资产,到现在,当初办理了消费贷款的学员们仍在每月还款,却没有接受到购买的培训和服务。

接触过欺诈和误导的案例多了,何哲文在消费中再也不使用贷款了。尤其是大额消费,对那些送上门的贷款服务商,他总是抱有一份警惕之心。“本来,消费是商家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因为有消费贷款的参与,变成了小贷机构、商家和消费者之间的三角关系。一旦小贷机构和商家之间有利益输送,那消费者就只能成为受害者了。”何哲文这样评价各种消费贷款。

7月初,当何哲文参加一项考试培训班时,又有贷款服务商前来推销,劝说他办理一项分期付款,以减轻学费压力。这次,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说:“不是贷款服务商的利息不够优惠,而是这种贷款业务模式对消费者是约束和陷阱,培训机构则可以轻松脱身。”

贷款,应回归审慎合理

近期,一条“断供多少天会被起诉”的提问,在网络平台上有15万人期待答案。同样,有关“居民贷款买房后,房产开发商停工致项目烂尾,居民是否应该停贷”的提问,也在网络上引起广泛争论。网友们参与讨论的背后,是当今大部分青年人都背负了贷款,面临着还贷压力的现实情况。其中也有一部分青年人背负了不合理的债务,因近期收入的波动,有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自信贷参与居民的生活以来,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发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有利于个人改善生活,有利于资金的融通,发挥杠杆效应。然而,一部分贷款机构未尽到审查客户真实收入水平的责任,放松监管,最终使得一些人背上了超出自身负担的债务。在经济扩张的时代,债务可以被增长的收入覆盖,被不断上涨的资产价格覆盖,而随着经济增长放缓,其中的风险正在逐渐暴露,普通人正在承担着痛苦和压力。当个人杠杆率过高、收入又面临下降,不少青年人只能无奈断供,被迫背上“失信人”的污点。

7月15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加强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管理提升金融服务质效的通知》,其中提出,当前商业银行存在履行贷款主体责任不到位,授信审批、贷款发放、资金监测等核心风控环节过度依赖其他机构等问题,与监管要求尚有一定差距,不利于业务持续发展。因此要求,银行发放贷款应审慎合理,避免违约率超出正常范围。

对小贷公司和其他贷款服务机构来说,今年上半年,居民信贷需求的萎缩,意味着消费主义的转向和扩张时代的结束,它们应该提高风控管理,为有需求者发放适度水平的债务。而有贷款需求者也应重视自身收入水平的波动,控制家庭负债率。否则,过高的负债有可能从“杠杆”变为“枷锁”,影响到人们未来生活的质量。(津云新闻编辑张瑜)

2022-07-21

搜索